光拾零音

高三黨
人工語言創作者
架空世界設計者
圖坑、文坑雙線
偏好使用正體中文

【言域古物語】世界的誕生與光流的出走(貳~叄)

言域古物語是光流一族關於記載世界誕生和光流族早期誕生經歷的古老文獻,記載了光流族與神守一族截然不同的世界觀,但該文獻過於古老,因此其真實性存疑,星葉圖書館抄錄於此。


以下是更正版,主要修正有:

  1. 標題:「言域事記」改爲「言葉古物語」

  2. 光流人「葉」改爲「言焰」


----------------------星葉圖書館 未歸檔-------------


 不和  

光流與神守的不和由來已久,如同我們在書典中所記載過的那樣,「圖」即是萬物情感之聲的谷地,言域裏面的一切聲音都匯集於此,而神守因此認爲光流一族不再需要離開守護之地,只需在此即可完成聆聽的使命。但一部分光流人,被今人稱之爲先鋒的光流族人更願意親自走過言域的每一寸土地,用真實來聆聽萬事萬物的聲音。這些被稱之爲「言葉旅人」的族人,終究是在某一次神守分神之時,悄然離開了「守護之地」,行向了聆聽整個世界的旅程。而「言葉旅人」的領袖,光流最出色的學者——言焰(瓦魁塔,Vaquita)帶着衆多旅人歸來之時,他便成爲了組中最具名望之人,而神守對此頗具微詞,反復強調光流族人不該擅自離開守護之地。但出於光流乃是神守意識中永恆二神所造生靈的緣故,神守並未與光流產生較大爭論,但此時已有一小部分神守將光流此舉視爲對二神,以及整個神守的極不敬畏,而這也成爲了光流與神守徹底反目的第一絲導火索,誤解與對立的種子也就此種下。  

衝突爆發最直接,也最爲徹底的原因,便是「靈」所引導的最後一個實體,一個史無前例的、無比龐大的作品——「流零」世界,這是「靈」在不斷思考與感知中所得到的最後答案,一個解決言域所存在問題的最終作品,在感知到光流與神守的衝突之後,「靈」便逕入最後的特質——「反思」,在空靈的反思之中,它構建出了一個沙盒,基於「言域」的,卻有着千千萬萬不同意識和可能性的完美沙盒,它便被引導出來,成爲一個全新的世界,「流零」世界。而不知爲何的,「靈」留下了一條通道後便回歸空無,不再思考了,而這一方小小的通道,正落在光流的守護之地——「圖」的下方。  

叄 文字  

光流起初並未有過離開言域的想法,言域是光流的誕生之地,是「圖」的所在地,是光流族人心所歸屬的地方;但光流人更希望能在那個廣闊的新世界——「流零」世界去探索,去聆聽未知的聲音。因此我們一族曾多次試圖通過言域和流零之間的通道,但從未成功逕入,而神守則以此爲契機,將它視爲絕對二神所禁止干擾的存在,來阻礙光流人的嘗試,而最終帶領我們通過通道,甚至徹底離開「言域」世界的,便是言焰了。  

在初生之時,言焰不過只是一個光流人,在「圖」的蔭庇之下聆聽世界的光流人,相信萬物情感的光流人,他只是萬千樹葉中的一小片。但在選擇出行的那一刻,便預示着整個光流民族將爲之改變。在漫長的遊歷之中,言焰重新發現了「言域」世界,而「言域」也重新發現了他,他在與萬物的親密接觸之中,逐漸傾聽到了更多的東西,其中對光流族影響最大的莫過於他對光流語作出的整理與改進,和光流語文字上的規則化——「葉詠流(葉痕)」文字的誕生。光流所有的充滿着感情與溫度的語言,包括在此寫下的這段文字,都源自於言焰所整理出的標準光流語文稿,他所規範的光流語情感體系也沿用至今。  

而「葉詠流」的誕生,至今都是一個奇跡。在言焰所留下的衆多手稿中,我們得以一窺這種蘊含萬物法則的規則文字是如何誕生的:言焰在遊歷中走過了許多地方,也見到了各種各樣的與「圖」截然不同的植物生靈,而其中有一種在他的手稿中被反復的提及——「止言木」。他在觀察這種植物時驚奇的發現,它使用了一種規則的波浪痕跡來表達自己的情感,而這種痕跡的組合方式竟然與光流語極其相似。而從言焰的手稿來看,他所抄錄下來的這種痕跡與現今使用的「葉詠流」幾乎相同,因而許多光流學者都認爲止言木痕即是「葉詠流」的源頭。  

--------------------------------------------------

發現自己又開了好多新坑

评论
热度(4)
©光拾零音 | Powered by LOFTER